德克士
AD
当前位置:德克士 > 情感话题 >

初恋再美好也不及现在家庭的安稳好

  婚后的女性别太把初恋当回事,初恋再美好,也不及现在家庭的安稳好。别总是把老公和初恋的男朋友做对比,比来比去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,爱得越深恨得越深。早在恋爱时,吕嘉文就跟我坦白过他曾经的过往。他和曾柳纹是典型的青梅竹马,可后来曾柳纹嫌他穷,嫁给了一个开服装厂的老板。他也只能收拾起破碎的心,佯装大度祝她幸福。
初恋
  吕嘉文和我走到一起是曾柳纹结婚三年以后的事了。我们都是同一学校的老师,朝夕相处,日久生情。结婚时曾柳纹专程从深圳赶了回来,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在她趾高气扬的注视下,我有一种丑小鸭的自惭形秽。好在吕嘉文适时地牵住了我的手,平静地把我介绍给她和她的先生。

  第二次见到曾柳纹是她和第一任丈夫离婚之后,她回上海前就给吕嘉文打了电话,要他去车站接她。吕嘉文顾及我的感受,以要上课没时间为由推托了,她马上说那就周末见吧,你到我家来。

  她的霸道很让我生气,都分开六年了,在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把吕嘉文当成原来那个任她差遣的小男生,而且理直气壮地认为他还如当初一般爱着她、宠着她、乐意遵从她的任何旨意。她根本就没有想过,这个男人已经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了。

  曾柳纹在上海的两个月时间里,经常打电话给吕嘉文,要他陪着买电器、买电脑、买衣服,甚至陪她父母看病。吕嘉文起先怕我生气,总是瞒着我。直到我去电脑城买U盘,在门口撞到抱着液晶屏的吕嘉文和小鸟依人的曾柳纹时,我肺都要气炸了。那夜,我们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冲突。

  曾柳纹在上海呆了两个月又去了深圳,不久,她跟一个的士司机结婚了。丈夫比她小2岁,两人经常吵架,她又开始跟吕嘉文联络。但在我的严厉监控下,他们的联络慢慢变少了。后来,据说曾柳纹跟第二任丈夫离了婚,嫁给了一个丧偶的公务员。我松了一口气,她嫁得好,我的日子也会太平很多。

  可是她仍然过得不幸福,又开始频频跟吕嘉文联系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求助一个学心理学的同学。她告诉我,曾柳纹可能患了关系妄想症,她是在逃避现实。她过得不如意,但是又不甘心失败,于是,妄想着初恋的男人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她。只要感情受挫,她第一个就会想到吕嘉文那儿去寻求安慰与庇护……

  为了让曾柳纹彻底走出这种心理疾病,我从吕嘉文口中了解到,高中时,邻班一名叫胡剑的男同学曾对曾柳纹穷追猛打过。曾柳纹对他也很有好感,与吕嘉文有矛盾时,她会把自己的心事都倒给他。于是,我决定以胡剑的名义走进曾柳纹的内心世界。

  于是我申请了一个新QQ,跟曾柳纹说我就是胡剑,并说出了一些当初的故事。曾柳纹对我的身份一点儿都没有怀疑,她通过了验证。

  一来二去就聊到了各自的婚姻,也聊到了吕嘉文。我问她:“你是不是还对吕嘉文余情未了?”她很爽快地承认:“是,我对他余情未了,但那情早已经转化成了恨。他完全可以挽留我,但他没有。他放手让我跟别的男人结婚,看着我在一段段婚姻的沼泽里挣扎却袖手旁观。”

  我有些无奈了:“你的婚姻是自己选择的,怎能怪他?”曾柳纹愤愤然:“我的第一任丈夫因为我不是处女,一开始就对我有了介蒂,偏偏我又生了一个女儿,只能离婚。我的第二任丈夫无意间看到了吕嘉文的照片,知道我找他是因为他跟吕嘉文长得像,觉得受了侮辱,天天吵架,也只能离。第三任丈夫比我大了10岁,还有一个5岁的儿子,吕嘉文说那人有房有车条件不错,是个很好的结婚对象。可现在呢,我自己的女儿丢在前夫那儿,劳心劳力帮别人带孩子,人家还不买账,我在家里的地位连保姆都不如……你说,这些都跟他无关吗?”

  原来她对吕嘉文有这么大的意见。我开始慢慢开导她,对她说:“初恋都是难忘的。他对你肯定还有感情,你过得不好,他也会内疚自责,但那已经不是爱了。时过境迁,他已有家有口,再没有你的位置了。与其把精力花在与初恋算旧账上,不如多花些心思在自己的婚姻上。就算你和现任丈夫并不融洽,但爱绝对是可以经过时间培养起来的。沉浸在往事里没有意义,活在当下,学习经营婚姻的技巧远比拿旧爱恃宠而娇更重要……”

  这一次,她没有说话,头像很快暗了下来。随即我关了电脑,上床。看着安安稳稳睡得像一头猪似的吕嘉文,我情不自禁地拿起镜子,给自己一个大大的微笑:“感谢你,导航人。送走了她,也迎来了所有人的幸福,解开了所有人的心结。”
德克士优惠券